红茶文化
 
【祁红文化】 网站首页 > 红茶文化 > 祁红文化
茶与酒的区别
来源 : | 浏览量: 1367| 发布时间: 2015-01-28


茶与酒的区别

        看了这个题目,不会以为我要说的是一堆废话吧。虽然同为饮料,性质却截然相反,脾性大为不同。茶,温良恭俭让,含蓄内敛;酒,豪情万丈,热烈奔放。两者的不同,是连孩子都知道的事,还需要我在此喋喋不休?
         其实,我的意思是,咱们中国人,对什么事物都好用“文化”的名义来包装,于是,就有“茶文化”、“酒文化”之说。这两种文化之间,有什么联系,有什么区别,并不是人人都能说得出个一二三四的。

        首先,在中国历史上,是茶先出现还是酒先普及?这就涉及到许多历史专业知识,不是我等这般不学无术之人能讲得清的。好在现在是信息时代,网上一查,大概能知道个子丑寅卯,不妨人云亦云。据网上讲,生活在陕西南部的古代巴人是最早用茶、种茶的民族,据此可以认为中国的茶史已有三千余年;而茶圣陆羽则认为更早,说“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酒呢,也没有确切的考证年代,只说是杜康发明的。杜康是哪个朝代的人,也没有人讲得清,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里说“古者杜康初作箕帚、秫酒。”,没说出杜康的生辰年代。不过,曹操的那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倒是凿凿地表明,早在三国时,酒的饮用就很普遍了。那么,茶和酒,究竟谁是老大呢?《三国志·吴书·韦曜传》里有“密赐荼荈以代酒”,从语法上分析,这里的酒是主,茶为副;又,两晋北朝时,一些有眼光的政治家便提出“以茶养廉”,以对抗当时的奢侈之风。这股奢侈之风,按常理,跟酒脱不了干系。如此看来,酒为主,茶为辅。所以我们姑且可以认为,在这两种饮料之间,酒是老大。
        可恨的是,古代诗人以酒入诗的,数不胜数;以茶作吟的,则寥寥无几。不知是诗人的好恶还是编者的取舍,翻开各种版本的唐诗三百首,除了偶见皎然、钱起有咏茶句外,在其他著名诗人的诗作里,几乎看不到茶的踪影。酒仙李白不用说了,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把酒的功能推到了极致。其他诗人也不甘落后,纷纷以酒徒的面目示人。高兴时,喝,“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忧愁时,喝,“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送别时,喝,“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欢聚时,喝,“主人有酒欢今夕,清奏鸣琴广陵客”;出征时,喝,“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凯旋时,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瑟琶与羌笛”;安居时,喝,“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潦倒时,还是喝,“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好不容易在《琵琶行》里找到一句“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却更多地看到“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到了宋元以后,情况稍好,以苏轼为代表的大家写了一些茶诗,更有一些修行的高僧大德讲究“茶禅一味”,才使茶叶频频登上文学的大雅之堂,避免了更多的尴尬。如此看来,茶,作为中国两大传统饮料中的替补和配角,是有历史渊源的。
       不过,现在情况正在向好的方面转变。时代的进步,使人对茶和酒这两种饮料有了新的认识,既看到了酒在抒发情感上的作用,也看到了它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人们开始接受茶的清醇、淡雅和平和,承认茶对于人类情感及观念所起的深化、反思和抚慰的作用。尽管酒的势力还很强大,但,茶也没有放弃努力,正坚韧不拔地在某些场合试图取而代之。这种文明的过程是比较艰难的,但也是大有希望的。特别是反腐倡廉的号角,吹响了茶叶作为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强身健体的营养剂、修身养性的镇定剂的圆舞曲。
        央视2015新年巨献、百集纪录片《记住乡愁》里,讲了一个茶的故事。说是太湖边的一个聚住着四个氏族的古村落——明月湾村,曾流行着这么一个村规:凡村里有人起了纠纷,必会请出一位村中的德高望重之长者,将闹矛盾的两家召集到一块“吃讲茶”。所谓“吃讲茶”,就是平心静气地坐下来,摆事实,评公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量解除芥蒂,和好如初。矛盾调解好了,必然要将红、绿两种茶汤倒在一个杯里,两家事主分而饮之。这种“吃讲茶”将茶的“和为贵”的本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把“吃讲茶”改为“吃讲酒”会是一种什么情景?要是遇上几个“一斤哥”、“二斤哥”,很可能就会出现酒壮怂人胆、火上浇油、不欢而散的局面。
        听说过喝酒喝出事的,没听说过喝茶喝坏人的。这,就是茶和酒的最大区别。(方建梁)

          







上一篇:下功夫 做“工夫”
下一篇:祁门红茶历史渊源和知名度

关于我们 | 协会公告 | 联系我们 | 客户反馈
非经营许可证 皖ICP备15001041号  皖公网安备 34102402000125号 Copyright©2013-2014 CSI All Rights Reserved 祁门县祁门红茶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黄山时亿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