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协会动态】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协会动态
“祁红非遗传承人”之争将指向哪里
来源 : | 浏览量: 2321| 发布时间: 2015-12-22

      随着“祁红非遗传承人”之争的持续,行业的目光开始转向更多领域的思考与建议。比如传承人申请制度的更加完善,比如行业发展需要的格局与气度……

      近期,本刊记者又分头采访了行业人士,希望从大家的意见中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更希望看到那些超越于纷争之上的发展建言。

     “非遗传承人” 制度是严谨规范的

      和君咨询茶产业事业部总经理蒋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本人担任大型文化纪录片《非遗中国》总策划,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制度、流程是非常严谨规范的,政府部门在做非遗传承人的推荐、确定是很慎重的,很难造假,而且还有公示举报制度。安徽相关政府部门在这件事情上做得很公平、公正、客观。”

      蒋同以跨界的经历,给非遗传承人做了一个很坚实的“背书”。我们相信大多数茶人对“非遗传承人”的宗旨和目标还是高度认同的。但自“祁红非遗传承人”之争爆发后,也引出了行业对它的吐糟。

      最应引起反省的是文化部门

      或许是与安徽无涉,又或许是有切肤之痛,湖南省白沙溪茶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双如的“吐槽”颇能代表行业的批评之声。

      王双如说:“我非常关注此次事件的发展,因为我们公司在花砖和黑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制作传承人’方面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惑。1939年第一块黑茶诞生于白沙溪茶厂、1958年第一块花砖茶诞生于白沙溪茶厂,但是,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并不是白沙溪员工,我们想问,文化部门是怎么把关的?”

      他说:“本次事件在茶行业闹得沸沸扬扬,严重损害了茶人形象,破坏了中国茶道‘廉、美、和、敬’的核心理念;不管结果怎么样,已经打击了中国茶叶加工技术人员的积极性;此外,对双方企业在社会上的声誉也造成不良影响。其实,最恶劣的影响是消费者对各行各业的‘非物质技艺传承人’这一名头开始持怀疑态度。所以,最应引起反省的是文化部门。国家赋予其审批认定职责,必须尊重历史,认真履行职责,实地调研,严格把关。”

    “非遗传承人”让我们对你更信赖好吗?

      在接受采访的行业人士中,大家不约而同谈到了一个希望:希望“非遗传承人”制度更加完善。

      如何使其完善、权威呢?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王庆表示:“对此次事件,我只能说如果企业上报申请材料,文化部门进行审核的时候,调查一下情况,或是咨询一下我们茶行业的权威行业负责人,我们都会积极配合。如果是这样,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件发生了。”

      安徽农业大学中华茶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丁以寿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中国茶行业并没有一个负责申遗审核的机构或者部门。如果茶行业的申遗工作都交给并不懂茶的地方文化部门,并不妥当,因为文化部门并不懂茶叶。我认为,应该先有茶叶申遗部门的审核,这样会更加安全、权威。这里涉及到管理的权限问题,能不能操作还要看文化部门的‘气度’了。”中国茶业商学院常务副院长欧阳道坤就此事提出了比较务实的三点建议,他认为,主管的文化部门应该在传承人的选定上做到三点:标准化,要有标准,没有标准没法操作;流程化,按流程来做;公开化,不能暗箱操作。

      文化部门是不是躺枪,我们暂且不论。行业人士齐齐把批评与期盼投注到文化部门身上,多少反映出行业“手不利怨袄袖”的无奈。

    如何更好地拥抱 “非遗传承人”制度

      现实就是一种残缺美。所以有人说:“既然无法改变残缺的命运,干什么不转身拥抱它呢?”

      于是,有行业人士建议理性对待、认真操作。 鸿志黄山白茶研发人洪治是位地道的安徽人,他说,“回顾历史上的著名茶人,陆羽、卢仝、祁红创始人余干臣、太平猴魁王魁成、黄山毛峰谢正安……哪位有高级职称、哪个是非遗传承人?就因为国家和地方赋予‘非遗继承人’太多荣誉和实惠,大家才趋之若鹜。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怎么创造条件?造假就此产生。”丁以寿也认为,非遗传承人的特点是权威性,并且是濒临消失的事物才应该申请非遗。像各大茶类的制作技艺可能会的人很多,并且都有拜师学艺。如果都将申请非遗提上日程,我个人认为有点牵强,难免有商业的气息在其中。

       欧阳道坤认为,对传承人的标准应该提得比较高。他表示,从文化价值、商业价值上讲,应该提高传承人标准,提高他们在市场上的稀缺性,如果过多或者泛滥就没有价值了。

      呼唤产业英雄    推动茶业现代化

      不论怎样,经历了市场经济考验的茶产业应该,也已经学会更加淡定、有定力地面对发展中的种种波折与困惑。洪治的话或许代表了质朴茶人的理念:与其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准备材料、申请传承人,不如把它们用在茶叶研究和经营上!今天,各种大师满天飞,沦为骗人谋利的幌子!真心希望非遗不要步其后尘……

      但是茶人中的大多数,修身正己,不疾不徐。对茶行业一直抱有发展激情的蒋同说:“这件事情反映的不是祁红非遗的问题,而是产业的问题,很多产区都会有类似的现象。企业竞争会产生并积累矛盾,只不过在祁红是以非遗传承人的形式爆发。它凸显的是茶行业企业家的心胸、视野不够宽大,把竞争理解成‘非此即彼’,想一家独大。实际上产业需要抱团合作、共生共荣,这样蛋糕才能做大,才能水涨船高。我们呼唤产业英雄,希望他们心胸开阔、视野宽广、充满理想和抱负,而不是机会主义。多一些这样的产业英雄,茶产业才能真正爆发、复兴!”

       欧阳道坤认为:“传统茶叶的非遗传承人应该是以制茶工艺为核心要素,这种文化血脉的传承对中国茶业是有价值的。所以要办好、维护好,但也不宜夸大或扩大传承人的意义。因为中国茶叶作为一个传统的产业,在今天的背景下,必须走向标准化、现代化更是必须完成的课题。”(中华合作时报)

 

上一篇:宛晓春考察“天之红”庄园
下一篇:京东•中国特产•黄山馆启动建设

关于我们 | 协会公告 | 联系我们 | 客户反馈
非经营许可证 皖ICP备202101642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02402000125号 Copyright©2013-2014 CSI All Rights Reserved 祁门红茶协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黄山时亿网络
部分图片、文字、字体来源于网络,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网删除。